47. 我叫小纠。我想当一名记者,十分渴望,可是我并不善于问问题,与别人聊天让我难过,因为我不知如何找到话题、继续交谈。我想其实我想做一名话剧演员,因为让我感兴趣的是别人的故事,我更愿意表演出别人的故事,用我的方式。是的,没错,我想当一名话剧演员,十分渴望。

Tina – November 3rd, 2016

 

46. 我叫婷。我对幸福的家庭充满了向往,然而我并不清楚幸福的家庭是什么样子。我的父母争吵不断,幸福的家庭,我没有见过。我想,也许就是与我的家庭完全不一样的家庭。

我叫小纠。我带着对最上层生活的一切幻想来到这个城市,但我是一名、并相信自己将一直是一名最底层的人民。

TinaWMT – November 3rd, 2016

 

45. 我叫白林。我带着对最上层生活的一切幻想来到这个城市,但我是一名、并相信自己将一直是一名底层的人民。

TinaWMT – November 3rd, 2016

 

44. 我叫薇慈。我是一个特别勇敢的人,尽管面对暗恋多年的对象、我不敢表白、甚至不敢让他知道我对他的关注;尽管因为幼时的经历,我在房间听到一丁点的声响就会被吓得尖叫着往外跑,我仍然觉我是一个特别勇敢的人。因为我特别的勇敢。

TinaWMT – November 3rd, 2016

 

43. 我叫易纯。我暗恋一个男生,一个非常优秀的男生。我觉得我无法与他般配,但为了他而让自己有动力成为更好的自己,让我觉得开心和幸福 – 甚至比跟他在一起都要开心和幸福,我猜测。

TinaWMT – November 3rd, 2016

 

42. 我叫许可。今年28岁,做了六年的工程管理,我每天忙得要死,没有时间想事情。生活太压抑,人生太复杂。我要面对自己,面对世界,面对生活,我希望我的另一半可以给予我支持,反之亦然,这是我对感情的理解。

Yolanda ZHANG – November 3rd, 2016

 

41. 我叫郑佳林。我是做汽车的,其实我更喜欢做艺术类工作,只是觉得艺术没有经济保障。人小时候总觉得自己什么都可以做,总做自己感兴趣的事,那时候对自己的认识是不足的,长大后才会发现其实没那么有兴趣,人对自己和对外部的认识总是慢慢形成的。

Yolanda ZHANG– November 3rd, 2016

 

40. 我叫何平。我工作非常忙,以前单身的时候,生活里只有工作和我的父母,我每年都带父母出去玩,去个很远的地方。带父母出去对我来说是件很棒的事情,因为我父母不会外语,也乐于跟我出去,但他们比我更加在意团队的束缚,他们两人都习惯于’单兵作战’,不太喜欢被管束。后来,女朋友出现了。

Yolanda ZHANG– November 3rd, 2016
39. 我叫维维。二十八岁。从小到大都呆在上海,出过几次国,不过呢,在外国没有生活的感觉,你知道你永远都是会回来的。但是上海的工作生活压力太大了,我总是很累很累,旅行成了我偶尔出逃的精神鸦片。

Yolanda ZHANG– November 3rd, 2016

 

38. 我叫李维元。我是二十八岁的上海土著。我去过欧洲很多地方旅行,那些时光很“闪亮”,你想知道我旅途中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吗?不能言传诶。那些地方很美,可是我终归还是要回到我自己的生活。欣赏美景只是一种生活方式,旅途中能存下来的朋友才是最有意义的。

Yolanda ZHANG– November 3rd, 2016

 

37. 我叫亚楠,我不喜欢我爸,因为我觉得男人结婚以后一定会有问题,这也导致了从小我就特别密切地关注着我爸。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有问题的不是我爸,而是我妈妈。但既然男人出轨那么正常,女性这个群体稍微做出些出格的事情,又怎样?这可能是对整个男性群体的一个报复。

周彦辰– November 3rd, 2016

 

36. 我叫陈美,我是上海人,常年生活在上海。我最喜欢上海,我对上海的热望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也去过很多地方,但我觉得哪里都没有上海好。我熟悉上海的每一条街道,每一个地方都能和一件往事联系在一起。

周彦辰– November 3rd, 2016

 

35. 我叫关楠,我有个特别自卑的青春期。那时候留着板寸头,因为眼睛弱视,矫正需要带着红色镜片和海盗似的黑色眼罩,门牙又因为跳高被磕掉了,样子特别不堪。我和暗恋的男生,以及他的校花女友在一个班。那时我特别想早恋,但就是什么都没有。可能人不太爱自己的时候,别人也不会喜欢你吧。

周彦辰– November 3rd, 2016

 

34. 我叫叶思,我的人生哲学就是:人生不要求长,而是去憧憬很多可能性。所以,我很少对事物说不。

周彦辰– November 3rd, 2016

 

33. 我叫ZaZa,我是个歌手。嗯,法语原创民谣,之所以选用法语,是觉得用母语抒情很羞耻,尤其中文不是一个很能抒发心理情感的语言,抽象性的词汇和概念太少了。而英语又很容易被看懂。我所有的法语歌曲全都是写给我男朋友的。

周彦辰 – November 3rd, 2016

 

32. 我是大熊。我是一个IT男。曾经的我会花二十块钱去小区的理发店剪头,回去迪卡侬买一打十九块的棉T恤。现在的我为了跻身精英阶层,有了发型师、形象顾问。当然这只是我的初步计划。

谢凌,笋,2016年10月13日

31. 我是Vivienne。我第一次找工作的时候刚毕业,收到了三十多分面试通知。后来我去了非洲工作。回来之后再找工作,快到结婚的年纪了,所以只收到了三份面试通知。年轻真是资本。

谢凌,笋,2016年10月13日

30. 我叫凌零。总有人说自己去一个很好的餐厅吃饭是一件很孤独的事情,但是其实不是这样的,因为我尝试过很多次。

白桦,笋,2016年10月13日

29. 我叫王彩霞。虽然工作在阶层的最底端,体会过劳苦人民的心酸与惆怅,但当你见到一丝丝希望的曙光,经历过的一切就将烟消云散。

白桦 ,笋,2016年10月13日

28. 我叫she。我认为女人得随时做好自己过日子的准备,可我仍然渴望疲惫时、脆弱时,有宽大的肩膀可以依靠。

 Kiki Wang,笋,2016年10月13日

27. 我叫董琦。是位中国人。在向他人表达情感时,我从不用母语,而是用法文。我害怕我的脆弱被人看见。

 Kiki Wang,笋,2016年10月13日

26. 我是Alicia,喜欢和别人保持一定距离。因为怕太过亲密,而带来的被冷落。

静研,笋,2016年10月13日

25. 我是Lynn。梦想做一名话剧演员。如果这意味着做底层奋斗的人民,因为喜欢表演,我也愿意。

静研,笋,2016年10月13日

24. 我叫S。我认为中国的父母和孩子就像连体婴儿一样,黏着,互相都不独立,最后互相亏欠和抱怨。

杨丹,笋,2016年10月13日

23. 我叫张阿姨。如果时光能倒流,我希望在我儿子很小的时候陪伴在他的身边。但是,你也知道,时光是倒流不了的。

杨丹,笋,2016年10月13日

22. 我叫Ellen, 我觉得自己是四分之一的中国人。有一次为了买路边的新疆红枣,我冒着被按喇叭的风险违章停车。我问自己,我还是个德国人吗?

杨丹,笋,2016年10月13日

21. 我叫Vickie, 想去美国生活。我认为,只要到了那里,我就可以“自在”!

杨丹,笋,2016年10月13日

20. 我是Lynn, 我来自成都。十二岁那年汶川大地震那个狂风暴雨的夜晚,窗外救护车的声音一直没有停过。那个响彻在灾区生命线上的声音,我至今还记得。

谢凌,笋,2016年10月5日

My name is Lynn. I’m from Chengdu. Twelve years ago, on the storming evening when the earthquake shattered Wenchuan, the sirens of ambulance never stopped outside of the window. I still remember the sound echoing above the sky over the disastrous area.

19. 我是David,曾经有个人在离开的时候问我,你曾经欺骗过我嘛?我本能的否认。在那之后的三秒,我经历了人生最可怕的羞耻感。因为我有背叛过。撒谎比承认错误更煎熬。

 谢凌,笋,2016年10月5日

My name is David. There was someone who asked me if I deceived her before she left. Out of instinct, I denied. Three seconds later, I went through the most horrible sense of shame. Because I did betray her. Lying is more tormenting than admitting mistakes.

18. 我叫文斌,我有独特的绘画天赋,有一天,我会把这份天赋转为财富。

Kiki Wang,笋,2016年10月5日 

17. 我叫安东尼,自称彩色的哲学家,是一名独立设计师,我的目标是通过设计改善当地人的居所环境。

Kiki Wang,笋,2016年10月5日

16. 我叫STAR。原先,我更愿意做一位给予别人帮助的人,而不是接受帮助的人。后来我发现,给予和接受需要平衡。

Kiki Wang,笋,2016年10月5日

My name is Star. I used to be a person more willing to offer help than accepting help. Later I realized, I need to strike a balance between these two.

15. 我叫lynn。我喜欢他,他是我好朋友,但是我不敢告诉他我有多喜欢他,有多疯狂地喜欢他。为了他,我会每个月从城市的这头去到城市的那头偷偷地去见他。 为了他,我会下血本去健身房健身,只为让自己更好,让自己更配得上他。但是,我还未和他说我喜欢他,我怕说了他就消失了.

李岚,笋,2016年10月5日

My name is Lynn. I like him. He is my good friend but I don’t dare to reveal to him how enchanted I am with him. I travelled from one end of the city to the other each month to see him secretly. I splurged to join a gym, only to make myself better so that I am good for him. But I haven’t told him I like him. I am afraid he will disappear the moment I said that. 

14. 我叫张阿姨。我的前夫说等咱们老了,如果都还没伴,我们就住一起吧。我的老外老板娘问我,你还爱他吗?我想我肯定是不爱了。

李岚,笋,2016年10月5日

My name is Zhang Ayi. My former husband said let’s live together if we were still alone when we became old. My foreign boss’s wife asked me, do you still love him? I suppose I surely don’t anymore. 

13. 我叫Linda,是一名素食主义者。有一次我看到一位朋友在微信里面叫卖一些皮毛制品,我很生气,甚至和她吵了起来。因为我热爱动物。

白桦,笋,2016年10月5日

My name is Linda. I’m a vegetarian. When I saw my friend was selling fur products on WeChat, I was furious and nearly had a big fight with her, because I love animals. 

12. 我叫王月参加各种各样的相亲活动。最近了解到有一种新的相亲模式——八分钟约会,就是在八分钟之内交换联系方式、基本背景,然后再进行下一个。这样的约会很有效率,挺不错。

白桦,笋,2016年10月5日

11. 我叫长谷川。每一个国家都有不同的文化氛围,在我们的国家里,公共场合很少有亲密的行为。因此每当我的外国女友在地铁内想要牵起我的手的时候,我感到无比尴尬。

白桦,笋,2016年10月5日

10. 我是Susan,离开家乡苏格兰很多年了。我不擅长于电话和父亲沟通,总是通过邮件对话。

静研,笋,2016年9月28日

My name is Susan. I have left my hometown Scotland for many years. I am not good at communicating with my father on the phone. I prefer emails. 

 

9. 我是S,一名记者,从小在上海长大。我从心底喜欢上海,又和上海保持一定距离地对她冷眼旁观。

静研,笋,2016年9月28日

My name is S. I’m a journalist. I grew up in Shanghai. I love this city but often I prefer to keep an emotional distance, like an outsider. I feel no urge to defend against common stereotypes about local people- calculative, selfish and xenophilia. I believe time is the best judge.

 

8. 我是大雄。我的梦想是研究天文学, 研究宇宙, 研究时间。这只是个梦,连爱好都算不上。因为爱好是,你可以做点什么的。

谢凌,笋,2016年9月28日

My name is Da Xiong. My dream is to study astronomy, to study the space and time. But that’s only a dream floating in the wind, not even a hobby. Because you can at least do something real for your hobby.

 

7. 我是David。我曾有过一个白人女朋友, 一起到了上海。走在路上别人以为我是个导游; 我给她送花, 同事觉得我像个送货员。我不舒服 却只会对她撒泼发泄。那时我多么幼稚。她有什么错呢? 是别人的眼光错了。

谢凌,笋,2016年9月28日

6. 我叫s。我成为了小时候想成为的那个我。

李岚,笋,2016年9月28日

 

5. 我叫w。我特别想早恋,但当时就是一切都没有。

李岚,笋,2016年9月28日

4. 我叫孙羊,特别不喜欢戴牙套,因为这样在手上咬下的痕迹太单一。于是我偷偷地把牙套摘了下来。几个月之后,当我再次咬下一个痕迹的时候,我无比激动。

白桦,笋,2016年9月28日

 

3. 我叫Rose。在我生日的那一天,我参加了一个葬礼。在回家的路上,一只小鸟可怜的卡在我的车轮里。当我看到小鸟还在流血的骨头的时候,我哭了。

白桦,笋,2016年9月28日

My name is Rose. On my birthday, I attended a funeral. On my way home, a bird stuck in my wheel. When I saw its bleeding bones, I cried. 

 

2. 我叫安东尼,来自德国。25年前,我和我太太恋爱时,我们用书信联系。当时还没有手机。我感到等待,也是一种幸福。

Kiki Wang,笋,2016年9月28日

My name is Anthony. I’m from Germany. Twenty-five years ago, when I was dating my wife, we corresponded through letters. There were no mobile phones then. I feel being able to wait is happiness. 

 

  1. 我是小洁。初中时,我暗恋过一位男生,后来他成了我的老公。我觉得我的情感史有些苍白。 

Kiki Wang,笋,2016年9月28日

My name is Xiao Jie. When I was in middle school, I was secretly in love with a boy from the class. Later he became my husband. I think my romantic life is a bit drab.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